涉及动漫,欧美。最近发现自己可能是个文青?

以国之名2.茶话会 全员向 主联五

 请轻拍,我知道它已过了很久······

    虽然在王耀心中,自家的永远是自家的,但他还是得承认,欧式风格看上去也别有一番风情。王耀坐在给来客准备的椅子上,打量起他所处的这个房间。黑色的长毛地毯,典雅又不失大气的红木书桌,墙上柜子里的精装硬壳书和零散摆放的或金或银或水晶的装饰品,在其一旁的酒柜柜门紧闭。啧,万恶的资本主义。但自家的的才不会输——

     青砖红瓦的四合院里,淡淡檀香盘旋鼻间,半城烟雨,一如那墨水晕染下似近似远画中景。

      ——唔,果然还是自家的好。一想到这,王耀的脸瞬间耷拉下来。自家的东西:几天没照料的花草,几天没吃的小笼包,几天······恍惚间,好像有黑气出现······

    嗯,气温又降了,冬天果然又到了呢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但又能怎样呢?王耀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投向窗外,世界著名的吊桥出现眼前。上司都出来了,难不成他还能呆在家里?不过真要说起来,这种事倒也早已司空见惯,只不过到底还是有些小情绪罢了。

     “嗒,嗒,嗒,嗒”脚步声从门前传来,渐渐变大。王耀露出了微笑。并且,这次外出还有一场茶话会等着自己不是吗?

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门被推开,来者进入王耀视线。或许是这房子朝阳的缘故,来者的金发和那双如翠般碧绿的双眼竟在阳光下闪着微光。同一时间,来者察觉到房间里他并非唯一来客。那几根拧成一团的眉毛立即恢复了平时模样。略显疏远的微笑马上挂上了来者的脸。

 “Arthur.”王耀喊出了来者的名字。

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王耀喊出,英-格-兰的意识体加深了脸上的微笑。

 “让你久等了,十分抱歉。国-事繁忙,还望见谅。”Arthur坐到王耀对面,倒上了两杯红茶。

 “当然。”王耀笑了笑,换了个话题,“这间房间很不错呢。”王耀举起茶杯,轻轻吹了口气。

 “十分荣幸。也希望你能在之后一直感到满意。Have a good time .”

 “祝贺还是真心点好,不然不如不说。”王耀呷了口茶。

 “我以为在亚-投-行一事上我已展现了我的诚意。”Arthur依旧挂着那副微笑。

    王耀的眼皮微微颤动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克制,克制,不能破坏形象。冷静······

    王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 

    终于,王耀开口“鸦-片,你做了拉皮吗?”王耀看着Arthur,眼中满是关心。

    死寂。

   “······噗。”终还是没忍住,Arthur笑了出来,摇了摇头。他站起身,走向酒柜。

     “不过说真的,耀,”Arthur的语气可谓是闻者伤心,听者落泪,“我可都为你得罪那位年轻的霸主了,好歹有些表示吧。我最近可快被那小子闹疯了。你喝威士忌吗?”

   王耀并不为之所动。“是吗?我还以为你并不是为了我,十分乐在其中呢。茶挺好的。”

   “乐在其中?Are you kidding me ?还是说你对那头熊——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,别再拿滚滚说事——的骚扰乐在其中,从而得出这个结论。那就红酒好了。酒桌上谈感情不是你们的传统么?”Arthur向王耀比了个白眼(果然是前不良,王耀有些嫌弃得想道。唔,或许还带了些羡慕?),拿出一瓶葡萄酒走向旁边的柜子。

   “嘿,”王耀感到有些无聊,拿了个西洋棋子放手里把玩。是主教?战车?他可不太懂这个,“别这样说,我可跟‘他’ 不熟。别翻白眼,就像你讲的,你知道我指的是谁,不是吗?。”

       Arthur把手里的两个大玻璃杯和一瓶葡萄酒放到王耀前面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 “物是人非?”Arthur拔出了葡萄酒瓶的酒塞。

     “勉强算吧。”王耀看着那两个玻璃杯,满不在意地说。

     “Anyway,”Arthur拿起两个装上了红酒的杯子,将其中一个递给王耀。

  王耀挑了挑眉,拿过了酒杯,倒什么都没说。

 “Cheer up.”

 “随着清脆的碰杯声响起,红色液体在酒杯里荡起波澜,将两人影像交融混合,又消失不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一章讲什么呢?讲阿尔的诞生和独立好了。
以及——
咳咳,我来说说一些设定问题了!在我看来,国设文
有一个地方是很重要的,那就是意识体和政局的关系。在我这篇文中,我有私设,而且有些开挂(文中提
到时会写备注)。但我仍希望他们在日常中能更像一个
人,一个正常人。(划掉)不然感情线怎么写嘛(划掉)而
作为“人”来看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政治或军事天赋吧。当然咯,意识体们漫长的岁月也可能让他们就算
没天赋也能精于此道。但在我看来,意识体的身份是
尴尬的。他们十分“忠诚”(废话,有谁想害死自己吗!),完全不用担心哪天他们就带着机密逃到别的国
家。可大家都知道,政治是有派别的。并且我说
了,我希望他们能更像一个人,所以他们是有自己的
想法的。而且不管怎样,上位者都不能动他们。如果
让他们完全插手政治,如果你是上位者,换你你会开
心吗?反正我不会。所以在我的设定中,他们不会真
正插手政治,更多的只是走个过场。所以在1.大会
那,他们才能那样开会。(虽然我不见得正式会议就和
谐成什么样了-_-||详情请参照那兔里描绘的日内瓦会
议)并且因为他们绝对的中立和重要的象征意义,在群
雄并立的时候(可参照战国),他们无论到哪都是优
待。当然,这个优待你也不能要求太高。有求必应什
么的还是算了吧,顶多就是在衣食住行上给你提供最
好的(臣子的)级别。不过这也算很不错了不是么?(笑)
然后,我对国设有一个很大的问题。那就是意识体们
的外貌设定。如果说这是国民们的大多数造成的,那
问题来了:有些国家的民族是在变的,那他们的外貌
也会变吗?以眉毛子为例。眉毛子那首先是原住
民,然后是蛊格鲁,撒克逊和原住民的混合民族(因为
英伦兄弟设定,就不把罗马基酱算进来了)。外貌多多
少少有些变吧。所以他们的外貌到底会不会变呢?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未知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